時間:2022/12/27
文字紀錄:陳巧穎、黃薇安


主持人:
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 副教授兼所長 曾介宏
與談人:
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王孟超 執行長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藝術學院美術系/師大美術館籌備處/社團法人臺灣視覺藝術協會 蘇瑤華 副教授/執行長/ 理事長
雲門文化藝術基金會 洪凱西執行總監
萬座曉劇場 李孟融營運總監

【面對藝文生態、消費者習慣改變,如何重新定位場館意義、迎向未來挑戰】


主持人:
今年表演藝術、視覺藝術、文化資產等各藝文領域中,不約而同在場域方面,都有具代表性的事件發生,無論是新興成立的場館開幕,或是空間營運的階段性突破,都在顯示藝文場域對藝文參與者的重要性。藝文場域如同藝文工作者與觀眾之間的文化中介空間,它具有公共性,為人與人、與作品、更甚與社會之間,帶來更多對話機會。而場域的經營者,在營運上是否懷有特殊使命和初心?在理念面對實務經營時,又遭逢何種挑戰?尤其近年,在面對藝文生態、消費者習慣改變之下,如何重新定位場館意義、迎向未來挑戰,更是發人省思的課題。這次就有請四位不同場館領域的經營者,先為我們分享經驗與實務。

王孟超 執行長:
此次為大家分享臺北表演藝術中心(以下稱北藝中心),其以實驗性手法設計劇院的內部佈局,從而自然地創造出一個地標。從開幕到營運的過程與經驗大家應該都知道相當艱辛,這棟建築從完工到開幕耗時2年,從一開始選點,建築師雷姆・庫哈斯、大衛・希艾萊特的大膽設計,再到整個標示icon的設計,自各種面向突破不同族群性別印象,並定位為一個非正式、並擁抱全民,不斷的創造人民空間互動更多可能性的地方。
北藝中心的經營,不得不說管理的規劃配置,由大劇院、球劇場、藍盒子三個劇場組成,每個劇場皆獨立自主地運作,結合成一個高效率的使用量體。特別的是北藝中心內設置參觀回路,讓民眾一窺劇場背後,也希望留給民眾更多空間創造性。雖然這座建築驗收之路漫長,我們也想過各種備案,包含軟硬體的優化,而這些過程也都不斷回應全民的期待並進行溝通。我們自知北藝中心與兩廳院,是截然不同的觀賞氛圍,期待場館是變成可以喘息放鬆的地方,使其充滿創造力和生命力的生活空間。

蘇瑤華理事長:
首先藝文場域的使命與經營,我認為應先談人如何去經營與努力,全世界將進入美術館爆炸或者通膨的時代,然每個人心中是否都有一座美術館?這是問號也是驚嘆號。我們看到各縣市興建中美術館及場館走向「綠美圖」趨勢,能否從這些現象看到未來情況,以及能為此做什麼。在大家努力蓋場館的同時,不能忽略掉人的問題,這也是我們思考藝文場館使命的方向。
再談誰支持藝術?除了政府、創作者,我們也要去思考民間角色,如同現今推行的CSR等企業文化責任,應該更有力的號召或倡議,而不僅止於響應而已。最後再談近幾年經歷疫情,似乎可謂逃難式的、或被迫的進入到網路空間。起初我們期望將網路平台變得豐富多樣,我們被教會了如何虛實整合,使用不同溝通媒介,但這也使得過去藝術產業發生結構性的變化。進到後疫情時代,藝文場館經營變得更複雜,尤其還得正視藝術與氣候、政治的問題,藝文領域雖不能用科學方法解決問題,但通常都是重要的倡議者,當環境狀況變得更困難、能源的運用被埋在美好圖像的背後,我們的藝術史觀也在不斷被打破與重新塑造。如大家是否知道佳士得拍賣一款NFT的每次使用電量,是歐盟國家一般住戶4天的用電量,是故面對永續、環境議題,應根據科學檢視,並非口號,更須謹慎面對藝文產業的各種影響面向。

洪凱西執行總監:
首先談藝文場館的社會角色,他可能涵蓋了學院、議事廳、公共空間、廟宇信念啟發安慰、也是一座充滿歸屬感的空間,更別忘了他是一個建物場館。然而經營場館的使命或者經營劇場,或許可期待它成為一個連接器,使藝文場域的使用成為「Place making」,始之具備練習、實驗基地、地方深耕的功能。2015年啟用的雲門劇場,至今已迄7年,疫情爆發後我們也開始思考並發現,觀眾覺得劇場很遙遠,圈內夥伴常戲稱雲門劇場是遠的要命的王國,很多觀眾前來的意願不高,我們常為此苦惱,但若我們培養大淡水地區的新市場,就不用急著抓住大台北地區的市場。相對而言團隊作品有新的市場演出,這非易事且要時間,所以雲門希望讓更多在地居民會找朋友一起來,花一天時間在戶外遊逛,因此作品會在各種地方演出,無論室內室外。運用微劇場或發想更多元的作品,建立多樣的消費人口,同時針對自製節目,除了在劇場演出,也連結各地方,讓更多人看到作品。透過嘗試非典型的演出,用不同方法,思考如何讓大家覺得劇場是好玩的,推展更多可能,並打破場館經營的框架限制。

李孟融營運總監:
這次跟大家談的萬座曉劇場是個小場館,但也是希望小小的劇場實驗,改變既有想像。曉劇場成立於2006年,現駐地萬華糖廍文化園區營運,場館關鍵人物​鍾伯淵,起因於每個劇團都會想要一個劇場的初心,使我們思考場館與團隊的脈絡可以整合,並回到台灣為何還需要場館問題,從而有了第一個結論,即是我們應該想像社區可以有個空間有更多互動,因此提出萬座的三大主軸面向:創新共融與永續。萬座是獨立自主經營,向北市府租賃,進行修復與建構場館設備,1/3提供中小型劇團作品租用,也期待建立劇場與劇團共生營運的機制。小場館究竟能帶來何種優勢和定位?我們覺得因為小,所以能連結大能量,讓場館更平權、更多元、更挑戰。此外劇團也進一步創造國際交流,從藝術駐村、艋舺國際舞蹈節等合作,不僅建構場館與在地的關係,也因場館的彈性、靈活和快速合作的特性,不間斷的匯聚新銳潛力演出團隊、展開全球徵件,國際策展人合作的機會。我想就因場館有不同的角色和面貌存在,才創造更豐富的表演藝術生態。